情鎖白蛇封面正s.jpg  

采心園8月份新書~七夕深情推薦:繫情上卷  情鎖白蛇

作者:蝶舞  封面繪者:MIYAKO

★隨書附贈同名戀愛遊戲光碟★


傳說,每段愛情都是得經得起考驗才能讓世人流傳。

當人們聽到一個傳說故事時,也許以為是平空捏造,

也許是無稽之談。然而卻不知,這身後隱藏著多少愛戀、多少垂憐。 

 

人們總說姻緣天注定……

當天上的龍神落入凡間成了柔弱女子,

巧遇上文武雙全卻風流倜黨的他,

明知這段人神戀沒有結果,

她還是這樣陷了進去……


天上的水龍神因碰巧偷看了人間的生死簿,只見沒寫什麼功績卻能流芳百世,

讓她對許仙此人的命運被安排得如此順遂頗有不滿。

不料在一次與文判官的爭執之中不慎落入凡間,暫時失去神力的她只好化名為白素貞,

接受路見不平的許老爺的照顧。誰知命運就是愛作弄人,許老爺竟就是她最討厭的許仙的爹。

同住一個屋簷下,她定要好好監督這個風流倜黨的男人……

但,這男人怎麼跟她想得好像不太一樣,文武雙全又飽讀詩書,

雖然風流但卻不下流,落入許仙情網的白素貞是否能割捨這段人神戀呢?

 


精采搶先看:

 

晚照斜暉,天上畫了一抹亮眼的粉橘,將日耀之光給隱隱埋了起來,帶出一抹雲彩,美麗無比。

但是在此夕陽稍逝的美景,竟然從許府傳出不對稱的烏煙,不但破壞了此時的良辰美景,更讓剛踏入家門的許黯燐,掏出腰上的配劍,進入警戒狀態。

「該不會是敵人偷襲?還是有誰搶鏢?」看不到平時該上演武廳練功的鏢師們,甚至連一個下僕都沒有露臉。

許黯燐將手中的劍握緊,慢慢地往烏煙方向走去,劍眉也因此豎立,躡手躡腳的,深怕動作一大,引起敵人的注意,那可糟了。

突然,無預警的一隻手,就這樣搭上他的肩膀。許黯燐下意識的將劍反轉,快速的劍氣就這樣削下對方的一縷鬢髮,鋒利的劍鋒,也緊貼著對方脖子,只要略施力,便可摘下對方的首級。

「二……二少爺,巧兒沒做錯事,別殺巧兒。」巧兒被驚嚇得自眼眶中滾下斗大的淚珠兒,一動也不敢動,就怕一動,她的腦袋瓜就不再屬於她了。

「巧兒?家裡的人呢!為什麼一進門一個人影都看不到!」立馬收回了劍,許黯燐馬上興師問罪。

「鏢師們跟大夥兒,不都全部聚集在廚房唄!」巧兒擦擦淚痕,高興她的腦袋還沒搬家,用手拍了拍胸口,替自己安安神。

「廚房?怎麼!我們許府的人都吃不飽,喝不足是吧?這傳出去不讓人笑話!成何體統!」大聲斥責,這可攸關到許府威名,豈可小覷!

「不!二少爺,您誤會了。大夥兒不是在等廚子放飯,是擔憂廚房冒火,為了許府上下的安危,全到廚房外,提著水桶準備滅火呢!」巧兒細心的解釋,一點都不馬虎。

如此解說卻引起許黯燐更多的困惑,越過巧兒,想必等她解釋清楚,大概天都暗了,許黯燐決定自己去廚房尋找答案。

果真一到廚房,烏煙不斷的從窗子冒出,外頭盡圍了一群彪形大漢,各各手提水桶,蓄勢待發的模樣,眼睛直揪著廚房,只要一看到火苗就潑水的動作,讓許黯燐哭笑不得。

「幹什麼!有事不做,有功不練,給我圍在這做啥?看到有煙不會進去查看嗎?守在門口做什麼!」一個喝聲,讓全數的鏢師皆回過頭去,手上的水桶也全數掉落在地,順時,地上溼漉一片。

「二少爺,是白姑娘不讓進去,我們又怕她有危險……所以才出此下策。」小鏢師出了聲,說明他們的無奈以及擔憂。

不讓進去?她該不會在裡頭練什麼丹藥吧?外頭烏煙那麼重,更別說裡面的情況,肯定連呼吸都困難!這小丫頭不會是昏倒在裡面了吧?

許黯燐的擔心,促使他邁開大步,奮力的敲打廚房的木門,傳來的碰碰聲響,就如他的心跳般,重重撞擊他的內心。

「貞兒!貞兒!你沒事吧!」

等不及她回話,許黯燐舉腳一踢,將有年紀的木門給踢下,大量的烏煙自裡頭傳來,惹了他重重了咳了幾聲,眼睛也難受地快睜不開。

除了踢門的許黯燐有此反應,鏢師們的也都一致有同樣的動作出現,龐大的咳嗽聲,總算引起白素貞的注意。

「怎麼大家都來了……?」白素貞慢慢地自煙霧中走出,雪白的衣物上有了烏黑的痕跡,連動人的臉龐上也是汙垢不堪,活脫像是剛用木炭洗澡完的模樣。

所有鏢師都盡量讓自己的目光轉往其他方向,緊咬著下唇不敢笑出聲來,唯獨許黯燐,絲毫不顧形象地捧腹大笑,動作極為誇張,感覺就快笑倒在地板上翻滾了。

「貞兒,你別叫白素貞了,改名烏黑貞好了。」出言不遜是他的專利,許黯燐並沒有停止笑聲,反而越笑越狂妄,絲毫面子都不留給白素貞。

「許!黯!燐!」白素貞氣得牙癢癢地想粗口罵人,但是脹紅的臉早就不允許她這麼做。

又不是她故意用得滿屋子烏煙瘴氣,因為書上只教如何做菜,卻沒有教怎麼生火啊!火一下生不起來,滅了。要不就是生了一大堆烏煙,但一點火苗都沒出現。

搞了一午晌,她才把火給生好,菜終於做好了,這個殺千刀的色胚,一從妓院回來,就是數落她!

許黯燐,這個仇我跟你結大了!

白素貞用眼神傳遞宣戰到許黯燐身上,但是只看到他不痛不癢地繼續笑著,白素貞怒火中燒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氣憤地跑回房裡去。

目送黑美人回房,許黯燐這才停止了笑聲。這爹爹,是嫌他在家裡太悶,故意送個開心果給他嗎?

「還看!要練功的去練功,該整理的給我整理乾淨!沒做好,誰都不准吃晚膳!」下了命令,所有人一轟而散,人說吃飯皇帝大,沒有飽肚,哪來的力氣做事呢!誰想跟自己肚子過不去。

烏煙慢慢散去,許黯燐慢慢走向廚房內,桌上放著數盤賣像極好的菜色,看得出異於家中廚子的樣式,雖然看似十分美味,但長時被浸在烏煙之中,香味早已消逝,讓人不敢嘗試。

「二少爺,這幾盤菜要倒掉嗎?」整理差點被燒掉的廚房,廚子面有難色的拿著菜餚,詢問許黯燐。

「放著吧!去忙你的。」許黯燐揮手示意,待廚子離去前,他自行拿了雙筷子,坐在餐桌前,張口品嚐。

廚子捏了把冷汗,他的主子冒著拉肚子的風險,竟然給足了白姑娘面子,一口接一口,而且最後是連菜渣都不剩的清盤了。

向來不太節儉的二少爺,用膳總是留那麼一兩口,今天竟然反常到一滴都不留的情景,讓廚子懊悔方才怎麼沒有試試看味道,也許當真是美味十足呢!

許黯燐沒空閒理會身旁的眼光,他沉浸在方才看到白素貞第一眼的可愛模樣。呵,有人為他守門下廚呢!

 

異於廚房的幸福氣氛,白素貞的房內充滿火藥味。狠狠地將衣服摔在床上,沾濕的毛巾不斷在臉上擦拭,因為施力太重,惹來臉上些許紅腫。

「小姐,巧兒幫你打水洗洗身吧!」拜白素貞所賜,廚房的火大著,水一下就滾了,讓巧兒輕輕鬆鬆就把洗澡水給打好。

向來不願遷怒別人的白素貞,勉強擠出微笑的讓巧兒替她更衣。只是她不知道,怒火不散的她,笑起來比罵人更嚇人。

待了數日,她現在使用起肥皂順手許多,慢慢搓去汙濁的髒污,看著銅鏡,她也看得出自己的狼狽不堪,但是許黯燐有必要笑成那個樣子嗎!?想到此,她又氣得牙癢癢。

「巧兒,你們家二少爺是不是生來就是那麼刁鑽?聽老爺說,他文武雙全,怎麼就是那麼無賴好色?書都讀到哪兒去了!」撫著紅唇,隱約還出現夜晚的那個吻,她的氣添上羞澀,整個小臉蛋,紅到不能再紅。

「二少爺嘴巴就是壞,但是他對我們這些下人,都還挺照顧的。至於姑娘您說的好色……巧兒實在不知情,從未見過二少爺帶女人回府過,也沒聽說二少爺上煙花之地徹夜未歸過呀!」巧兒放下新鮮的花瓣,霎時,花香傳播到房間的每個角落。

沒想到他竟然把自己隱藏得那麼好,在家當個人見人愛的二少爺。若是如此,今天怎麼會一大早就往萬芳院去?不但是個色胚子,還是個大騙子!

「對了,巧兒,方才我做的菜,你等等去幫我嚐嚐味道吧!看我有沒有做錯?」雖然是依照書上所學,但是她也害怕第一次做失敗了,用的廚房烏煙瘴氣就算了,若連菜都不能吃,她肯定會欲哭無淚。

「啊?小姐,你做的菜都讓二少爺給吃光了,巧兒吃不到了。」驚呼了聲,巧兒暗自慶幸,方才打水就看到被二少爺吃光的菜盤子,她總算不用去試吃白素貞帶有木炭味的「佳餚」了。

「吃完了?誰說要給他吃了!」雖然她圖得一時說嘴,但是這確實是要做給他吃的,原本怕他不肯吃,才叫巧兒試試味道去。

沒想到聽到被他吃得精光時,她心中升起一股好大的喜悅。或許,真像巧兒所言,他只是嘴巴壞罷了。

此時,白素貞微微的對他改了點偏見,原本對自己的約定消失的信心,這時又突然跑回來了。


補上作者的情鎖白蛇‧後續網頁連結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的頭像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

采竹‧心田的部落格
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