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愛的月光寶盒

眼看著就快要畢業了,

庭宜和子雲相約到海灘埋下秘密的「月光寶盒」,

希望能珍藏彼此的回憶,讓友誼常存。

沒想到,卻挖出了另一個看似已經埋了很久的時光寶盒!

 

就在此時,班上傳出「紅衣女鬼」的謠言,

搞得同學們個個是人心惶惶,坐立難安……

究竟寶盒內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?

讓人聞之色變的「紅衣女鬼」事件,其真相又是?

 

只要將秘密與回憶放進月光寶盒裡,

不論今後我們將各分東西,

我都不會忘記……

你永遠都是我最要好的麻吉!

 

作者簡介

 

楊瑞泰

 

  湖北國小的老師,喜歡寫詩、寫散文、寫愛情小說,也愛寫故事給孩子們看。

  基本上是一位極度浪漫的傢伙,喜歡搭火車到處流浪,無聊時也彈著一把破吉他自娛,但,那都只限於婚前而已。婚後的他,只能帶帶小孩,偶爾帶他們去坐坐火車,順便圓一下年輕時的夢,看起來似乎不盡完美,他卻愜意自在,更是所帶領的棒球隊孩子們心中的王牌教練。

 

  對楊老師來說,人生,不就是由很多不完美所組成,但也因為這些不完美,才讓生命變得更浪漫,時間,也因此被點綴得更加美麗。

 

  著有:《揮棒吧!男孩》、《揮棒吧!男孩2——王牌轉學生》、《飛踢吧!男孩》(文房出版)。

 

  楊瑞泰的部落格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n1461106/

 

 

精彩內文搶鮮看

第一章      傳說中關於肉粽角的鬼故事

    就在即將畢業的前幾天,第二節下課鐘響,六年四班的教室裡。

    「喂!陳子雲,你有沒有聽說那個住在肉粽角海裡的紅衣女鬼,她又出來抓交替了?」

    「嗯!」沒等到子雲回覆,站在子雲旁邊的健龍先對詠文點了點頭,他接著又說:「隔壁班那個很愛『廖該邊』的廖該编也一口咬定那隻紅衣女鬼又出來抓人了!」

    「為什麼他一口咬定啊?」

    「因為呀……」王詠文吞了吞口水,說:「你有沒有聽過『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』這句話?」

    「有啊!」子雲無奈的攤著手:「那……你說的這句話又該做何解釋呢?」

    「這話可不是我說的!是廖該編說的。他說那一隻紅衣女鬼已經十幾年沒有出來作亂了,所以……現在是她再度『出場』抓交替的時候了!」

    「可是,這跟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又有什麼關係呢?」一直靜靜的站在旁邊傾聽的庭宜忍不住開口問道。

    「因為……因為就是十年河東、十年河西啊?十年前跑到河東抓交替,十年後又跑到河西抓交替啊!」作文很厲害的詠文有點心虛的說。

    「這樣啊!」庭宜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,她的笑,讓現場三個男生的眼睛都不禁迷濛了起來,感覺像是看見滿天柔和的月光一樣。就在這個時候,芯瑜突然從教室外面走進來,再從他們四個人中間穿過去,也狠狠的打碎了他們三個人那迷濛的眼神。

    「哇!林芯瑜,妳剛從醫院回來,一切都要小心喔!」看見芯瑜走了過來,庭宜忍不住用力的抱住她最好的「麻吉」。

    「我本來也以為妳還要在醫院多住幾天呢。」子雲接著庭宜的話,但他卻是抱住了站在他旁邊的詠文:「哇!真是讓人擔心死了!我的好麻吉!來!大叔親一下……」

    子雲作勢要親詠文,但旋即被他推開:「喂!陳子雲,你很噁心耶!死變態!我們兩個都是男生,你竟然要親我……」

    「呵呵呵!我只是在學庭宜跟芯瑜她們兩個搞親密啊!」子雲忍不住哈哈大笑,就在笑聲終止之後,子雲突然開口問道:「王詠文啊!你好像還沒說為什麼那個紅衣女鬼又要出來作亂了?」

    「那是廖該編說的,不是我,我只是轉述喔!」詠文一邊搖動著雙手,一邊接著又說:「廖該編說那個住在肉粽角海底的紅衣女鬼確實又要出來抓交替了,其原因有二。」

    「到底是哪兩個原因啊?說來聽聽。」芯瑜一臉狐疑的看著詠文。

    「第一個事證就是妳林芯瑜啊!」

    「我!?」芯瑜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,只聽見詠文繼續說道:「妳看妳上個星期不幸落海的事情,如果不是那個紅衣女鬼在海底偷偷拉妳一把,妳又怎麼會掉下去呢?對不對?」

    「嗯!」芯瑜先是點了點頭,接著她又開始搖著頭,心裡想著落海那一天的情景:「落海的那一天雖然我的四周一片慌亂,但我好像沒什麼印象有人從海底伸出手來拉我耶!可是也許有也不一定啊!因為那一天真的很亂,我真的不確定到底有沒有鬼從海底伸出手來抓住我……」

    「對吧!對吧!芯瑜妳在點頭了吧!」

    「是嗎?」回過神來的芯瑜這才發現,原來大家都愣愣地看著她。

    「芯瑜……難道真的有一隻手從海底拉了妳一把嗎?」

    「我……」聽了庭宜的問題,芯瑜突然語塞。

   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
    「妳怎樣啊?」健龍跟詠文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期待。

    「我……唉呀!我什麼都不知道啦!」芯瑜的手用力的摀住自己的耳朵,看起來一副什麼都不想聽的樣子,看見芯瑜的樣子,庭宜的心忍不住疼了起來,她大聲的喊了一聲:「Stop!」

    「你們不要再逼芯瑜了啦!怎麼說她也是剛剛才出院而已,她還需要好好的休息呢!」

    「對啦!你們不要逼芯瑜啦!」子雲先是用恨恨的眼神瞪著詠文跟健龍,接著他用俏皮的語氣說道:「不過……我很想知道第二個原因是什麼耶?跟那個紅衣女鬼有關的!」

    「陳子雲!」庭宜先是大聲斥喝,接著放輕了語氣,一想到她昨天晚上跟陳子雲一起在肉粽角沙灘上討論的一切,還有他們在那支編號第八號「風力發電柱」下發生的那些奇特又不可思議的事情,還有那只現在放在陳子雲抽屜裡,淡藍色的「月光寶盒」,她的臉上又開始有了微笑。

    「那……看起來大家都想知道第二個原因呢。」先是看著庭宜的微笑發呆的詠文,他接著回過神來,說:「我再強調一次喔!這些話是廖該編說的,我只是轉述……」

    「知道啦!知道啦!這話你已經強調了n+2次了啦!」子雲依然滿臉無奈的攤著手。只看見詠文慢慢的張開嘴巴,輕聲的說道:「那個廖該編說啊,最近除了芯瑜被那個紅衣女鬼拉下海之外,還有其他人也被紅衣女鬼拉過腳,只是那個人很幸運的掙脫了紅衣女鬼的糾纏。」

    「誰?是誰那麼幸運?」想不到首先發難問問題的不是陳子雲,也不是可愛的許庭宜,這人竟然是林芯瑜。

    「我想知道,到底是哪個人也成功的躲過紅衣女鬼的抓交替?」

    「這……這就要問廖該編了!」詠文攤了攤手,笑著說。

    「廖該編?」站在詠文旁邊的健龍突然大聲的說道:「聽說廖該編也是聽六年一班的吳仁耀說的。」

    「吳仁耀?你說痞子耀那傢伙,Shit!」子雲先是罵了句髒話,一邊接著又說:「聽說吳仁耀那傢伙的消息大部分都來自六年七班的蔡仕長,而蔡仕長又跟六年六班的陶仁彥同學很好,當然,這個陶仁彥最喜歡聽他的同班同學廖詩勁講一些五四三的,所以,只要問問廖詩勁,那一切答案就通通知道了。」

    「其實我們也不必現在就去問廖詩勁啦!因為昨天我跟他一起去補數學的時候,我就已經問過他了!」一邊聽著子雲長篇大論的健龍,他接著又說:「事情確實是發生在廖詩勁他本人的身上。」

    「是喔!那他也是去海邊,然後被紅衣女鬼給拉下海了嗎?」

    「並不是。」健龍否定了芯瑜的問題。

    「那……他是在哪裡被紅衣女鬼拉腳的?」芯瑜追根究柢的接著問:「是在魚塭嗎?還是沙灘上?」

    健龍搖搖頭。

    「還是……還是在游泳池?」子雲很無賴的問了這個問題,但健龍還是搖頭。

    「連游泳池都不是啊!」庭宜搖了搖頭,接著他問了一個更不可能的問題:「難道是在自己家裡的浴室?」

    結果,健龍竟然點了頭。

    「不會吧!Shit!」子雲又罵了一句髒話,但是他的心裡卻開始覺得有點毛毛的,因為他發現,每個人的臉都變得很蒼白。

    「想不到是在自己家裡的浴缸裡!那麼說……紅衣女鬼已經跑到陸地上來了,她已經不是只在海底等待機會的小咖女鬼了!」

    「你是說,廖詩勁是在家裡泡澡時被紅衣女鬼抓腳的?」

    「並非!」健龍又搖了搖頭。

    「為什麼?」這下子在場的所有人又變得面面相覷,他們的眼睛瞪得老大,因為他們實在是想不出來,廖詩勁到底是怎麼遇到紅衣女鬼的?只看見健龍慢慢的張開嘴來,他輕聲的說道:「廖詩勁他是在洗手臺洗臉的時候被紅衣女鬼拉腳的……」

    「所以……紅衣女鬼的手是從地板下面伸出來的?」

    「不!」健龍否定了芯瑜的答案,他接著又說:「紅衣女鬼的手……她的手是從廖詩勁他們家的馬桶裡伸出來的!」

    「媽呀!」聽完了健龍說的話,芯瑜忍不住大叫了一聲。

    「我再也不敢一個人自己去上廁所了啦!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

    「咦!那個座位上怎麼沒有坐人?還有這個位子也是?」

    第三節上課鐘響,六年四班的級任老師正驚訝的指著台下那兩張沒有坐人的課桌椅。

    「報告老師!那是林芯瑜跟許庭宜她們兩個人啦!」班長舜安飛快的舉手應道。

    「芯瑜跟庭宜?她們兩個都是這麼乖的學生,除非特殊原因,她們倆可從來都沒有上課時間到了卻還沒回到座位上?這……這怎麼一回事呢?」杰修老師在心裡暗自思量,至於子雲跟他的那些男生死黨們卻很是擔心,尤其是子雲,他真的有點怕庭宜她們發生了什麼事情……尤其是在前一節下課時間,他們才討論過那件恐怖的紅衣女鬼事件。就在這個時候,隔壁班女老師匆匆忙忙的從外面跑了進來。

    「杰修老師!杰修老師!」女老師ㄧ邊氣喘吁吁,一邊飛快的開口說話:「你有……你有……你有兩位學生現在在你們班掃的那間女生廁所裡……」

    「他們怎麼了啊?珮臻老師,妳有話慢慢說!」看見女老師臉上那副誇張的表情,杰修老師忍不住大叫了起來,而子雲跟幾個死黨,更是隨時準備發難,他們決定第一時間就要衝去女生廁所救人……那是因為許庭宜在裡面的關係。

    「珮臻老師,我的學生們到底怎麼了啊?」杰修老師ㄧ邊說,他一邊用手掌抓緊珮臻老師的手臂,至於為什麼要做這個動作,我們只能猜想那只是要他的好同事不要那麼緊張,可是……

    「宋杰修老師,你弄痛我的手了啦!」珮臻老師大聲的抗議。

    「啊!」聽著女老師的咆哮,杰修忍不住放開了手。

    「對不起!對不起!是我太緊張了!我……」

    「你到底怎麼了啊?杰修老師!你的眼神看起來很恐怖!」

    「我……我沒怎麼樣啊?」杰修老師用一種看似輕鬆的語氣回答,只是……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,在他的眼裡,其實是有著滿滿的秘密的。

    「老師……」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可是現場卻還是「一事無成」的樣子,子雲忍不住輕聲的開口答腔。

    「老師,請問庭宜跟芯瑜她們兩個到底怎麼了?」

    聽了子雲問的問題,杰修老師這才像大夢初醒一樣,他大聲的對珮臻老師說:「對呀!我們趕快去看看庭宜她們。」

    「老師,我也要去啦!」看見老師準備離開教室,子雲竟然對老師大聲吆喝,緊接著詠文跟健龍也舉起了手。

    「喂!陳子雲,不要以為你是我最喜歡的學生,就可以這麼放肆喔!」杰修老師忍不住瞄了子雲一眼,然後他又看了看珮臻老師

    「可是……我們是要去女廁耶!你們幾個都是男生。」珮臻老師忍不住蹙眉。

    「沒關係啦!讓他們去吧!也許我們需要幫手也說不定。」大聲說完話的杰修老師,他第一個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

    就在離六年四班不到二十公尺的女生廁所,杰修老師先是像「光速」一樣的衝了進去,緊接著是子雲、健龍跟詠文這三位好麻吉,最後才是珮臻老師,當他們進到女生廁所之後,他們先發現庭宜正蹲在角落邊不停的發著抖,至於芯瑜,她好像不知去向了……

    「庭宜,庭宜你還好嗎?」子雲用力抓著庭宜那對正在不停顫抖的手臂,他接著一邊將她扶了起來,他接著又說:「沒事了!沒事了!我們來救你了!」

    庭宜的臉色看起來很是蒼白,就像剛剛生了一場大病一樣。

    「啊!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看著庭宜慢慢站了起來,杰修老師卻歇斯底里的叫了出來。

    「可是……可是芯瑜呢?」

    聽完了杰修老師的問題,庭宜先是舉起她那隻已經完全失去力氣的右手,再輕輕的指著第一間廁所的門。

    「芯瑜……芯瑜……芯瑜昏倒在那一間廁所裡了?」

    「什麼?」聽完了庭宜說的話,杰修老師命令子雲他們扶著庭宜出去,接著他用力的敲第一間廁所的門。

    「沒有回應耶!」珮臻老師看起來一臉無奈的說。

    「那只好這樣子了!」剛剛才說完話的杰修老師,他便用力的將門撞開,只看見芯瑜的右腳陷在蹲式馬桶裡面,在馬桶旁邊,還躺著一支刷馬桶的刷子。

    「芯瑜!芯瑜!你快點醒來啊?」珮臻老師用力的打了芯瑜一巴掌,他這才悠悠的醒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

    第四節上課鐘響已經過了十分鐘了,杰修老師卻還是ㄧ臉沉默,他只是站在講台上一邊噘著嘴一邊看著大家。突然─他那雙看似無神卻又銳利的眼神剛剛好落在庭宜的身上。

    「為什麼?為什麼庭宜你會在廁所裡發抖呢?」

    「因為……」庭宜看起來有點驚慌,她先是看了看芯瑜,這才輕輕的開口說道:「因為那時候已經打了上課鐘,所以我就要芯瑜快點上完廁所……哪知道芯瑜先是在廁所裡不停的大叫,然後就突然失去了聲響,因為我真的很害怕,這才會在廁所裡不停的發抖。」

    「那……芯瑜妳到底在叫什麼呢?」杰修老師的眼神突然轉往芯瑜,只見她搖了搖頭,說:「因為太緊張,所以我已經全部忘光光了!」

    「這樣嗎?」杰修老師先是冷笑了一下,接著他繼續問庭宜:「那妳呢?你應該知道芯瑜喊些什麼吧?」

    「芯瑜說……芯瑜說……」庭宜的嘴唇正發著抖。

    「芯瑜說的是我的腳被抓住了……我的腳被抓住了……我的腳被……」聽完庭宜的回答,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因為他們心裡所想到那個抓住芯瑜右腳的人,大概都是那隻最近出來抓交替的紅衣女鬼吧!但只有一個人不相信。

    「不!不可能!我不相信這是真的!」杰修老師在心底暗自思量著:「這住在海底的紅衣女鬼,怎麼可能會從馬桶裡伸出手來呢?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有什麼我還沒有想到的地方!」

    就在杰修老師不停的思索之際,突然,他看見了那支剛剛從廁所馬桶裡拿出來的馬桶刷,這支馬桶刷剛剛就掉在馬桶裡面,他又把眼神轉向芯瑜。

    「芯瑜啊!為什麼這支馬桶刷會掉進馬桶裡面啊?」

    「我……」芯瑜做出努力在想的表情。

    「我……我不知道耶!不過它本來是放在馬桶的旁邊的。」

    「放在馬桶的旁邊?」杰修老師忍不住笑了笑,他接著又問:「那……為什麼它後來會掉進馬桶裡面呢?」

    「我……我不知道耶!」芯瑜又做出努力想事情的表情。

    「不知道?」杰修老師臉上展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,他接著又說:「如果你不知道,那就讓我來告訴你吧!」

    「首先從庭宜開始說起。」

    「我……」庭宜有點無奈的看著杰修老師。

    「對呀!」杰修老師先是笑了笑,他接著又說:「一開始是因為你跟芯瑜說已經打鐘了,所以要她快點上完廁所,這點讓芯瑜很緊張。」

    「然後呢?」坐在台下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子雲他突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 「然後啊!芯瑜因為緊張,在用手按沖水時不小心碰到了這支馬桶刷,所以它就掉進馬桶裡了,好死不死的,當馬桶刷在掉進馬桶之前竟然碰到她的屁股,芯瑜因為緊張,所以右腳一個踩空,剛好那時候馬桶正在沖水,所以她才會有右腳像是被人家往下拉的感覺,不知道我這個推論對不對?」

    「嗯!這倒挺有道理的!」苦主之一的庭宜忍不住點了點頭。突然─杰修老師用力的拍了一下講桌,接著他說:「所以,這個事件的罪魁禍首,其實就是不停散播紅衣女鬼會從廁所裡伸出手來的廖詩勁,就是他害得我們現在人心惶惶,也是因為這樣,林芯瑜才會怕到摔進馬桶裡,你們說對不對?」

    「對!」聽了杰修老師很有系統的深入剖析,全班同學紛紛點頭以稱道。只是,杰修老師竟然深深的嘆了口氣,他接著開口說道:「其實,我知道那個紅衣女鬼的故事。」

    聽了老師說的話,全班的同學突然像是被雷打中一樣的,大家通通都僵在那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×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×

    「老師,你真的知道紅衣女鬼的故事?」

    「嗯!」杰修老師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他的眼角輕輕泛著淚光,就像一顆忽明忽滅的星星。

    「我知道這個故事,因為那個故事離我很近很近,就像在我的眼前上映一樣。而且我跟你們說,那個紅衣女鬼,它絕對不是如你們想像的那麼可怕!」

    「真的!」台下的每一個小朋友,臉上都露出狐疑的眼神。

    「嗯!」杰修老師又嘆了一口氣,這才娓娓道來。

    「在我們家那個村子裡原本住著一對恩愛的夫妻,他們還有一個唸高中的小孩,後來,那個丈夫被調到台北總公司上班,於是他們便分開了,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那個太太卻越來越不相信他的丈夫,而那個丈夫也因為工作的關係,似乎忽略了他老婆的感受,終於,在某次的大吵一架之後,太太便穿上紅衣投往肉粽角的大海,她原本以為跟在她身後的先生會來得及救她,可是一個大浪打來,她的先生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……」

    「然後呢?」庭宜一邊拭淚一邊輕聲問到。

    「然後……她的丈夫便再也沒有看到他的老婆了,她就這樣消失在大海裡了。後來那位先生便帶著她的孩子離開了這個傷心地……」杰修老師話才說到這裡,他已經淚流滿面,他一邊擦拭臉上的淚水,一邊又說:「但是我相信那位紅衣女鬼一定不會出來亂抓人,因為她知道,她的先生真的是很愛她的……我相信她一定會知道的……」

    看見級任老師突如其來的舉動,現場竟然變得萬分靜默,直到杰修老師繼續打破沉默。

    「你們知道那個紅衣女鬼的兒子嗎?他也有一段很浪漫的愛情故事,就藏在一只淡藍色的盒子裡,而那只盒子剛好埋在編號第八號的風力發電柱下。」聽到杰修老師說的話,子雲跟庭宜忍不住互相看了對方一眼,緊接著就是會心一笑。因為就在昨天晚上,當子雲跟庭宜準備在八號風力發電柱下埋下屬於他們倆的「時間寶盒」時,他們卻挖到了一只裡面放了兩封信的淡藍色盒子,子雲拿起其中一封信,上面有著娟秀的筆跡。

    「給我的杰修!杰修……」

    他只是一邊唸著信封上的署名,嘴角還泛著淡淡的笑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的頭像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

采竹‧心田的部落格
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