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07新書 - 奮發向上的赤腳男孩

 

奮發向上的赤腳男孩-封面_正S  

 

以前,我以為思念只是兩個字。

後來,我感覺思念不只是兩個字,

只好把思念變成努力讀書的力量……

 

趁著天還沒亮,我一次又一次的牽馬帶客人橫越沙漠,

我不怕黑,因為我很勇敢,我認得路!

因為我想讓客人平安登上火山稜線,

除了看見日出,

同時也看見了火山以外的美麗世界!

 

住在婆羅摩火山下,失去雙親的塔吉過著被壞人奴役,有一餐沒一餐的困頓日子,他從未想過,自己的生命裡會有另一種可能。

直到他遇見了好心的姊姊李旻、熱心的陳皓老師,以及意外出現在他身邊的好友古諾、古諾的媽媽阿蓮,塔吉的世界開始有了他意想不到的變化。

    為了報答關愛他的人們,塔吉努力向上,努力爭取機會,想要回報給他身邊的人們幸福。

    但其實所謂的幸福早在努力過程中悄悄萌芽,他們雖然曾迷失自我、失去自以為擁有的一切,可到頭來才發現,真正的美好與快樂,早就已經環繞在他們身邊。

 

作者簡介

 

邱玉卿   

台灣彰化人。從高一開始,每個寒暑皆參加區域性的古典、現代藝文研習營。後來經常利用假日、寒暑參與區域性藝文活動策劃、執行和詩學寫作與賞析講授、2001年曾擔任某高中語文表演研習營講師、2004年某大學文學獎評審。

著作有:

《跟太陽比賽的小孩》被提報金鼎獎、《流浪的小女孩》為金石堂閱讀月徵文活動,專家推薦80本兒少書之一、《牛背上的將軍》榮獲2007行政院新聞局全國中小學優良讀物獎、《叫太陽起床的小孩》、《胖女孩轉轉轉》、《超級阿公》榮獲2009行政院新聞局全國中小學優良讀物獎、《五個孩子的月亮》等。

 

 

精彩內文搶鮮看

………

一行人下了車之後,彷彿一群逃離大秦帝國的兵馬俑,穿過漆黑寒冷的山徑來到了馬場,忽明忽滅閃閃微弱的燈光,伴隨著李旻和每個旅客選到馬匹,奮力坐上馬背,之後大夥分道揚鑣。呀!第一次策馬入林,瞬間時空凝結,伸手不見五指讓人十分忐忑,每個上坡、下坡之間,感覺馬兒的腿強烈發抖,幾乎就要人仰馬翻。

「怎麼那麼恐怖啊!slow……slow……」李旻緊張呼喊著。

「slow……slow……」馬伕摸著馬臉學著發出低沉的聲音附和著。

無奈!李旻看不清楚馬伕,心裏很不安地嘀咕著……

「哎唷!明明有手電筒,為何不開燈啊?」

說也巧合,馬兒似乎感應到李旻的害怕嘀咕,瞬間馬腿又抖得更厲害,逼得李旻大聲嚷叫……

「slow……slow……」

呀!這回馬伕不是跟著叫馬兒slow……slow,而是回過頭來直接安慰……

「姊姊,不要怕,有我在,我認得路!」

「呼……」

李旻鬆了口氣,原來這馬伕的聲音聽來好嫩,開始好奇馬伕的長像、年紀?

***

只是,眼前漆黑陡峭的山林,讓李旻七上八下,幾翻折騰又折騰,終於走出兩座陡峭的山林來到平地沙漠。天地雲霧奇幻無比遼闊,頓時有種古人征戰塞外邊疆的情懷。然而,出師未捷,空氣中濃濃的混雜火山灰,嗆得人兒連咳不停。

「嗑……嗑……嗑嗑嗑……」

這一望無際看不到天涯海角的地方,比起漆黑山林的確亮了許多,只是李旻感覺視線仍舊混濁,隱約只看到馬鬃,看不清楚馬伕。

「我們要穿越沙漠了……」馬伕突然吆喝說。

「你在那裏?」李旻扯開嗓門呼問。

「我在妳右前方。」

馬伕說完,立刻轉身仰頭對著李旻微笑……

「嘻……」

「呃?」

李旻愣住了,啞了!李旻萬萬想不到,帶自己走出漆黑山林、撥雲見日的馬伕,竟是昨天深夜站在泗水街角的那個捧著報紙、光著腳丫的男童!

***

男童轉身繼續牽引馬兒前進!李旻十分震撼,久久不能自已,說不上來的暗自憐憫。

「天啊!這裏是海拔兩千三百五十公尺的婆羅摩火山,氣溫很低,他竟然沒穿鞋子,身上還是昨天晚上那套短褲汗衫……」

李旻暗自嘀咕,再也忍不住開口問……

「你冷不冷?」

「姊姊……我不冷,姊姊妳不要開口,不然妳會嗆到喔,趕快用毛巾遮鼻子和嘴巴,不然妳會一直打噴嚏、咳嗽喔……」男童轉身仰頭微笑說。

「……啾噗……」馬兒打噴嚏。

「乖!」男童回頭安慰、摸摸打過噴嚏的馬兒繼續前進。

「那你呢?你都沒有遮,又穿那麼少,又沒有穿鞋子,萬一腳被刺破,流血了怎麼辦?」李旻掩住口鼻關切說……

「姊姊……妳不要擔心我,我早已經習慣了,我是不怕冷、不怕痛的太陽。」男童沒回頭,直視前方說著。

馬背上的李旻聽著,不發一語,兩眼不自覺熱了起來。原來,讓人看不清楚四面八方的,不是雲霧繚繞,更不是火山灰,而是心疼男童而決堤的眼淚。男童牽引著馬兒繼續前行,此時,原本寂靜的沙漠,突然出現這個聲音……

「喀啊……喀啊……」

呀!男童也開始咳不停,馬背上的李旻,從右邊口袋掏出厚厚的一疊衛生紙。

「……給你!」李旻摀住嘴巴說。

「喀啊……喀啊……謝謝姊姊喔……喀啊……喀啊……」男童咳說。

李旻把身上的一疊衛生紙給了男童,男童接過手並沒有馬上掩鼻掩嘴,而是直接塞在腰間。

「咦!你怎不遮呢?」李旻覺得很奇怪。

男童沒回答,之後邊咳邊走,不知不覺又不知走了多遠,男童和馬兒漸漸停下。「姊姊,到了!妳要小心,慢慢下來喔……喀啊……喀啊……」

男童在稜線入口停下,貼心地叮嚀李旻。李旻微笑,緩緩地下了馬背,摸摸身高僅到自己腰間的男童微笑說……

「你比我勇敢、比我厲害!」

男童回以閃閃發亮的目光微笑說……

「姊姊……等一下走上去,妳要小心喔!不然會滑倒受傷喔,妳安心地上去看日出……很漂亮喔,我跟馬兒會在這裏等妳……」

「謝謝!」

李旻背著器材隨即轉身,跟著人群一步步踏上坡道!

***

她一步步努力往上踩,眼耳聞著稜線另一端火山轟轟轟響,竄出的蒸氣煙霧佔據了整個天地,腳底下亦是讓人隨時都會滑倒的火山碎石嘎嘎乍響,在靠近沙漠山谷坡道緣,只有象徵性的簡單鐵鍊護著。一個人單向通行勉強還安全,很不巧的是,坡窄路陡、人也多。李旻原本以為,這些擁擠的旅客,都和自己一樣是慕名日出奇景的,怎知人龍走走停停,竟是那些禁不起火山嗆味考驗的人,正半途而廢。步道沒有變寬,只是愈接近稜線,人煙相對減少,天色卻漸漸變亮,即便分曉有多少半途而廢的足跡,離美麗愈來愈遠。

***

「呼……噓!」

李旻喘噓噓站在轉坡上,還差幾步就登上稜線,但內心卻有止不住的興奮和牽掛。興奮的是,就要到稜線了,牽掛的是,男童的模樣。舉步前,李旻又不經意轉身回望,剎那映入眼簾的,竟是山下的萬頭鑽動,像極了古代清晨忙碌的市集,又望向另一端馬匹停駐處,終於看到那匹馬下,那個一丁點背影,李旻這才放心繼續往上走。然而,愈是接近稜線處,李旻腳步愈是放慢……頻頻回望!李旻並不擔心男童和馬匹跑了,而是氣溫真的很低、很冷,就算站上了稜線,內心的憐憫牽掛,早已超越身上的棉襖。那麼,守在馬兒下方的不是孤單,而是不負期待登上稜線,站在不時冒煙的火山口,日出後,牽掛天地奇景遼闊下那個讓人渺小,也讓人茁壯的背影!

***

呀!曙光乍現,奇幻美景盡收眼底,那不曾停止冒出的火山口濃煙,頻頻不甘示弱嗆著天際,逃不出李旻的鏡頭,也逃不過世人紛紛想遠離的事實。縱然是最後離開稜線的人兒,途中亦不時停下,環顧沙漠四周,雲霧繚繞依舊,隱約感覺就要踏到地面,只是剎那間驚慌,那個牽掛,彷彿還在雲煙不知處。太陽出來以後,雲不深,只是火山灰太濃了,濃得山下的人兒、馬兒,怎麼看,都比沙子還小。

「姊姊,我在這裏!」男童眼力好,看見背著攝影器材的李旻……招手呼著。

「咦!太好了,我還以為,我走在雲端呢!」李旻高興說。

「姊姊好厲害喔!」男童雀躍稱讚說。

「怎麼說?」李旻摸摸男童的頭說。

「因為很多人爬不到一半就下來了,只有姊姊真的有爬上最高的地方啊!」男童雀躍說。

「嗯!好,你也很厲害!」李旻回讚說。

「怎麼說呢?我只是站在這裏等姊姊而已啊……」男童仰頭疑惑說著。

「嘍!你看,他們都回去了,你能等我這麼久,你說我好厲害,不就也等於你好厲害啊!」李旻向前拍著男童的肩膀說完,立刻坐上馬背。

「嘻!」男童仰頭淺淺笑著。

李旻坐上馬背,男童牽馬回頭橫越來時沙漠中。馬背上的心情,一如日出後的沙漠,看似平靜,沒有晨間市集喧囂,但有左前方火山稜線那頭不斷竄出的濃煙。它們不停轟轟轟響,一定是在催促著什麼的?李旻用力看,即使近距離看男童,他的背影依舊單薄,讓人倍覺憐惜。

「你能不能告訴我,你叫什麼名字?」李旻終於忍不住開口問男童。

男童這回沒回頭,直接大聲說:

「我叫塔吉……」男童雀躍大聲說,迴盪整個沙漠天地間。

「塔吉……」李旻嘴角微揚,喃喃呼起。

塔吉!這名字、聲音,從此嘹亮了沙漠天地間,也嘹亮了李旻的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的頭像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

采竹‧心田的部落格
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