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痛,千刀萬剮的痛!玲瓏睜著模糊的雙眼,刺眼的金光圍繞著自己,灼熱的梵文侵犯她傷痕累累的軀殼,讓她痛得連叫也叫不出聲。

 

天不容我!奈何我痴!她在心裡輕輕笑了。

 

瞬間,玲瓏的身形在凜凜佛光中妖異變形。

 

遠處,戰至林中的兩人心中同時一凜。

 

「玲瓏!」沐以楓蒼白了臉,縱身趕回。

 

「降妖塔!」雅公子也變了臉色,掠足而去。

 

尚未回到玲瓏身邊,沐以楓便看到一座莊嚴高聳的虛幻佛塔矗立在眼前,幾乎同時,那裡傳來玲瓏的低吼。

  

***

 

「小雜草,醒醒哪!」纖長美麗的手指輕輕捏住少女尖巧的鼻子,面容清俊魅人的男子攏著及地的飄長袖襬,氣質清泠。

 

窗軒外綠意盎然,菩提樹經柔陽照射下的零碎陰影,點點撩撥著太妃椅上斜臥熟睡的少女。

 

梨木雕花的窗子、門扉、窗邊的矮几全都一塵不染,矮几上放置一把古琴,並且安著一鼎精緻小巧的香爐。

 

柔和宜人的淡淡檀香充斥整間懸掛白紗簾幕的房間。

 

玲瓏微微張開眼皮,眼前的人影模糊晃動,好一陣子才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誰,一頭柔軟長髮梳成半頭、蜿蜒於地,一身淡藍寬大長袍,將眼前的俊美男子襯托出不勝衣之感。

 

「啊!醒了!』男子微微揚起嘴角,神情柔軟,「日上三竿了。」

 

眼前的男子是……天燼!

 

「啊!」玲瓏猛地坐起身,怔怔地望著眼前的人,「天燼……」

 

天燼攏了攏垂到眼前的長髮,微微一笑,「怎麼,睡迷糊了?」

 

沐以楓呢?無相寺眾僧人呢?

 

「小雜草?」天燼困惑地微側首。

 

這些問題,玲瓏已經不想去知道了。她伸出手,用力地將眼前的人抱住,緊到像是一放手就會失去一樣。

 

「啊……不會是做噩夢了吧?那是凡人才會有的事欸!」天燼好脾氣地垂眸望著眼前的玲瓏,輕輕摟著她。

 

「咦?」從玲瓏散落下的長髮,天燼看見她纖長的睫毛上有著幾許珠淚,他溫和而愁感地撫著她的髮,「別怕、別怕……,我在這裡。」

 

「我做了一個很長又很恐怖的夢……」她埋在天燼胸前說,語句破碎。

 

天燼仍然好脾氣地哄著,「夢到什麼了呢?地獄?惡鬼?乖……下次帶妳去老閻那轉轉,地獄看久了也不可怕的。」

 

「不是、不是……」玲瓏輕輕地說,「那個夢太長,而且沒有你,天燼,我失去你了……」

 

「沒有的事。」天燼微笑,「喏!我還在呢!別哭了……」

 

天燼輕輕微蹲下來,望著僅穿著雪白單衣、臉色蒼白的玲瓏,天燼的眼睛很美,冰色的、清淨的。

 

她的願望一直很簡單,只希望能一直注視這雙漂亮的眼睛。

 

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
 

天燼的眼神很美,清澈到只倒映自己的身影,然而這樣過分清澈的眼眸,卻染上了微微的哀傷。

 

「沒事的,不會有事的喔……」天燼輕輕微笑。

 

天燼緩慢傾向前,讓她忍不住閉上眼睛,然後,額頭傳來柔軟微涼的觸感。

 

這是她……漫長一生中,唯一一個深愛的人。

 

她許久不再揚起的嘴角,在這個時候終於微微上揚。

 

幸福地張開眼睛,然而眼前的景色卻完全變了樣,讓她漂亮的眼眸驚懼地瞠大。

 

火!

 

她與天燼居住的宮殿燃起了熊熊大火,而天燼在火海。

 

「天燼……天燼!」她悲愴地踉蹌向前,不斷跑向那火色染空的地方,「天燼!天燼!」

 

然而佇立在火海的天燼卻渾然未聞,只是靜靜地站著,當玲瓏跑近的時候,她才駭然發現天燼全身上下都是鮮血,就連漂亮的墨色長髮也被鮮血染污糾結成條,而他的身上,貫穿了數把銳利的長槍。

 

「天燼……」她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景象,那名高傲俊朗、氣質飄然不可攀的身影,如今卻被血染污成這樣穢亂不堪……

 

她的聲音終於傳入天燼耳裡,火海中佇立的頎長人影終於側首看向她,那雙冰色的眼神卻不再清澈。

 

而是陰沉寒冷的恐怖,帶著隱隱血光──但是這些都制止不了玲瓏,她衝上前,一把攢住天燼的衣袖。

 

天燼深深地望著玲瓏,微微一笑,「對不起……」

 

「天燼──」眼前的人影倒了下來,玲瓏一把扶住他,「天燼!」

 

「對不起。」天燼抬眸,輕輕伸手撫摸她的臉,「我走了,死了,不要找我……」

 

「天燼……為什麼?天燼!」她緊緊地抓著他的衣袖。

 

「我犯了大罪……,罪不容誅。」天燼的眼神逐漸潰散,周圍竟然微微起了暗紫色的霧氣。

 

這是魔氣。

 

但是,為什麼?

 

「若要我重新選擇,我還是會這麼做。」天燼的語氣低沉而帶著駭人的陰狠,然後又奇異地轉柔,「不要找我,這是我的願望……。如果來找我是妳的願望,請妳答應我一件事。」

 

天燼附在她的耳側低語,然後身體逐漸化為透明、輕盈……,最後散成紫色的光點。

 

懷裡的重量突然消失,讓玲瓏的身體重心不穩顛了一下,她瞠目望著眼前留著天燼的血、空空如也的雙手。

 

心口像是被刨了一個巨大的創口,很痛。

 

很慟。

 

「天燼、天燼……」眼淚不斷地滑落,這是她成妖之後,第一次落下的眼淚。

 

也是最後一次了。

 

天燼,我的願望很簡單,就只是想跟在你身邊而已。如果你要永遠待在天界,我就永遠在這裡;如果你要去人間,我也會陪你;如果你要入魔道……我也願意。

 

如果你想死,也請你先殺了我。

 

天燼,求求你。不要消失、不要消失──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的頭像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

采竹‧心田的部落格

采竹文化心田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